法兰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法兰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孟加拉格莱珉中国互联网金融等于什么

发布时间:2020-06-29 20:21:33 阅读: 来源:法兰盘厂家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胡群

穆罕默德·尤努斯今天从北京回国了,在过去的这一周,这位孟加拉国经济学家、格莱珉银行(Grameen Bank)创始人犹如一道旋风,从北京吹到苏北农村。

“此次行程稍显紧张,还有很多致力于改善农村金融环境的企业没来及认真商讨和探索,因此尤努斯教授计划将于明年3月左右再次来华。” 尤努斯中国中心执行长、格莱珉中国计划CEO高战向经济观察网说道,“虽然媒体更多关注的是尤努斯在北京的活动,但他更重视的是苏北农村行,在那里他看到了格莱珉模式在中国的进展。”

从12月15日凌晨抵达北京,到19日离开,尤努斯在中国不到5天的时间却在中国受到了众多互联网金融公司的热捧。

“我们请他参加年会和拜访监管机构,推动行业发展。”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秘书长白澄宇向经济观察报称。

2014中国小额信贷联盟年会上,尤努斯与原央行副行长、现全国人大常委会常委、财经委副主任同台发言,并与会后就农村金融做了交流。

高战向经济观察网称,尤努斯此次来华,是希望与更多商业机构在农村开展格莱珉模式的小额贷款。在过去的近二十年中,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杜晓山教授一直探索中国农村的小额贷款模式,但至今效果并不明显,希望尤努斯可以推荐格莱珉模式再次启程。

17日上午,京东集团创始人兼CEO刘强东与尤努斯开展一场对话。刘强东希望通过格莱珉的模式,利用京东的电商平台,能够在中国创造一种创新的农村金融的模式。京东及刘强东个人向格莱珉中国组织进行一些捐款。而尤努斯现场邀请刘强东先生加入格莱珉中国董事会,成为第一名企业董事成员。

京东集团宣布与格莱珉中国在多个领域达成战略合作意向,借助京东强大的互联网渠道和供应链资源,结合格莱珉模式在农村微金融服务领域的深厚经验,携手开拓中国广大的农村金融市场。

有消息称,除了与京东刘强东将开展对话,探讨小额信贷和互联网渠道深度结合外,尤努斯还将与国内一家上线不久但背景雄厚的P2P平台洽谈三农金融合作业务,发力中国农村金融市场。尤努斯也受聘成为该机构的首席互联网金融顾问。

该P2P早在上周就邀请部分媒体记者,计划在本周三前往徐州邳州市陆口村考察莱珉中国在江苏的第一个业务网点。但该计划并未成行。

经济观察网获得的信息显示,由于京东方面决定给予格莱珉中国中心高达500万美元的赞助,才导致上述P2P平台未能与格莱珉中国中心洽谈合作。

高战向记者表示,格莱珉中国中心是开放的平台,希望再中国与更多的企业合作,与京东的合作早在半年前就已确定,并非是临时调整。而上述平台的高管也参与了尤努斯苏北农村考察。

“很多机构不是尤努斯的真门徒,而是打着旗号的假和尚。”一位中国小额信贷联盟人士向经济观察网表示,正如国内某知名P2P机构的负责人,向来自称是尤努斯的学生,但融资者在其平台上的融资成本高在业内已是不争的事实,且尤努斯此次透露,并不知晓这位人士,该机构此次也并未与尤努斯接触。

互联网金融公司运用格莱珉模式开展农村小额贷款业务是否可行?

一位来自互联网金融公司人士表示,从格莱珉在孟加拉国发展的情形来看,年化利率高达20%,比中国的中和农信及邮储银行在农村地区的利率还要高,所以利润一定是格莱珉中国非常关注的一个点,也正因为此,众多互联网金融公司希望借助尤努斯的影响力开展农村地区的小额贷款。另外,尤努斯对格莱珉银行自我定义是希望通过特有的模式去服务“金融不可接触者”,并非是通常所理解的“穷人”,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典型的生意。当然不能否认格莱珉银行通过这个模式给予穷人的价值。

“且不论格莱珉银行和京东模式的不同,就尤努斯的"股权分散、穷人管理、服务穷人"普惠思想将在京东不复存在。结合近年来各类小额信贷打着普惠金融,服务穷人的旗号进行完全商业放贷业务,他们开始起就从理念到操作均以追求利润最大化为目的。”南阳市卧龙区六合小额贷款公司董事长常跃平则向经济观察网称。

“虽然国内对小额信贷概念有争论,但尤努斯始终强调,他从事的小额信贷是为穷人服务的,不以营利为目的。这是判断尤努斯门徒真假的标准。” 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秘书长白澄宇向经济观察报称。

小微企业贷款风险高,三农贷款风险亦不可小觑。近日,有媒体报道,今年前11个月,辽宁省60多家农信社总规模约为600亿元的农户贷款中,250亿元为不良贷款,不良率逾40%。另据一位商业银行工作人员透露,在西部某些地区,涉农贷款接近100%逾期。

“问题的根源并非农民信用差,而是农村体制问题、农民缺乏可成长性用款项目的投入、缺乏退出机制等。”你我贷副总裁刘瑶称。

“外部金融机构很难提供农户零售金融服务。”从事数十年小微贷款研究及实践的白澄宇认为,由于风险和成本问题,外部金融机构很难开展农村金融,目前白澄宇的团队正在推村民合作金融。之所以这次邀请尤努斯来华,就是希望其能与中国金融监管机构做进一步的沟通,以便监管机构允许更多农村金融试验。

“经过近二十年的试验,格莱珉模式在中国并不成功。” 常跃平称,我国的监管部门本着建立普惠金融体系的愿望引入尤努斯模式批准设立小额贷款公司,由于资金来源不同,他们是捐助资金和存款我们是自有资金;客户目的不同,他们是生存,我们是赚钱等因素,尤努斯模式在我国水土不服,偏离了监管者的初衷。

截至2014年9月末,全国共有各类小额贷款公司8591家。

(责任编辑:HN666)

留学生如何看国内视频

最好回国vpn

留学生回国加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