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法兰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19岁拿到30个冠军李坤煌称无人机竞速只是爱好《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17 10:04:24 阅读: 来源:法兰盘厂家

文/向林丽

8月10日,2018中国无人机公开赛——dcl国际邀请赛在北京司马台长城打响,包括我国在内的七个不同国家、30多名世界顶级飞手展开了激烈角逐,经过八个小时的鏖战,来自捷克的rotorama队获得当个比赛日的冠军。而中国飞手主场作战发挥不俗,由来自深圳的19岁飞手“海浪”李坤煌带领首次参赛的“独角兽”队闯入前三,获得季军。

李坤煌(右一)

从2015年最开始接触无人机竞速,到如今在各大赛事中崭露头角,李坤煌只用了三年时间。

“玩”出花样 用成绩说服父母

在一群高大的国外飞手,19岁的李坤煌显得十分瘦弱,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就是一个安静的小男孩。不过,一旦聊起他熟悉的无人机,话匣子就再也关不住了。

“12年的时候,开始玩航模,一直到15年的时候,才算是真正地接触到了无人机,那种刺激的感觉真的很吸引人。”在接受腾讯体育专访时,李坤煌说起了自己与无人机竞速的“结缘”。

自己diy飞行器,组装、调配,第一视角操控无人机飞行,这整个过程对于李坤煌而言都是一件乐在其中的事,在这其中,李坤煌最享受的是自己操控着无人机在空中飞行的时候,“飞行速度也非常快,在150到200公里这样的时速,能够体验到飞行的刺激感。”

然而,对于李坤煌的的这个爱好,父母并不认同。像所有父母一样,他们担心玩无人机会耽误学习,并且对于孩子的未来没有并没有什么帮助。面对父母的不理解,李坤煌选择用成绩说服他们。

从15年至今,他参加过大大小小的比赛几十场,冠军也拿了接近三十个,还成为了2016年和2017年中国无人机竞速公开赛的双料冠军。抛开成绩,李坤煌在无人机竞速方面还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伙伴,也收获了很多快乐。

如今,对于他的这个爱好父母是全力支持,就连他的昵称“海浪”都是妈妈帮忙起的。“海浪非常凶猛,我妈希望给予我这个寓意。”

享受过程 与有趣的人做有趣的事

今年六月,李坤煌才刚刚参加完高考,此前,虽然对于无人机非常着迷,他也只是每周拿出一个下午的时间来训练,自己找一个无人公园或者开阔的空地,搭建一些简易的赛道。李坤煌还补充道,这甚至算不上训练,就是单纯地“玩”,享受过程。

虽然那时候还没有赞助商,他每月的花费也并不多,“一个月也就花三百到五百,甚至会更少。一两个月买一套电机,也就花几百块钱,我一直维持这样的状态,一年只有一到两部飞机。”

慢慢地,他接触到了一群有相同爱好的小伙伴,加入俱乐部,组建了队伍,有了自己的赞助商。李坤煌所在的超级脉冲俱乐部现在已经了接近300个注册会员,像他这样会经常比赛的核心成员有16个。

他说,在这个行业里,他并没有什么崇拜的偶像,最欣赏的就是这群一起到处比赛的小伙伴们。此次的dcl邀请赛,他们虽然是临时组建的队伍,从拿到飞机开始组装调配的时间加起来不到五天,到比赛的前一天才拿着石头去配重,“我们的飞行器没有定制合适的电池,重量不达标,不得不去路边捡了石头进行配重,很多部分都吃了亏。”

尽管如此,他所在的独角兽队伍,还是在高手云集的各个队伍中取得了第三的好成绩。

国内外差距大 盼行业迅速成长

无人机比赛现场

在中国,无人机竞速仍旧是一个十分小众的运动,与国外有较大的差距。从赛事组织上来说,一些国家已经拥有了比较完善的联赛体制,俱乐部运营也已经非常成熟。以东亚邻居韩国为例,他们的赛队已经非常专业,有教练、领航员,还有机械师和翻译,飞手只需专注于训练和比赛。

在国内,即使是知名俱乐部,也还不具备这样完善的人员配备。对于这种国内外的差距,李坤煌也深有体会。“不管是在设备的准备,还是技术上,国内外的差距都是很明显的。”

无人机竞速与电竞和机器人格斗一起并称为“世界三大新兴智能运动”,对于技术的要求十分严格。在介绍这项运动的时候,李坤煌用f1做了类比:“像大家熟知的对于路线有很高的要求的f1,是一个二维的,而我们的飞行器在空中飞行有更高的要求,因为它是三维的,立体空间的,难度非常高。”

除了对于飞手本身的要求之外,合适的训练场地、科学的训练方法、相匹配的零部件生产各个方面都影响着无人机竞速行业发展。

在谈到未来的发展时,李坤煌显得有一些犹豫,他说:“我当然有想过往职业的发展,但是现在还不是很明确。这跟这个行业的发展也有很大的关系,如果这个赛事各方面都发展得越来越好,我当然愿意成为一个职业飞手,去参加各种比赛。”

植筋加固

临沂加固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