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法兰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夏金桂谁家娶了这样的媳妇只能自认倒霉

发布时间:2021-01-07 17:45:14 阅读: 来源:法兰盘厂家

夏金桂:谁家娶了这样的媳妇,只能自认倒霉

有句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其实,这句话反过来说也是值得玩味的: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因为那些可恨的人们,从来不会觉得自己很可恨,相反——他们会出于觉得自己可怜——从而做出令人可恨的事情来。

凭什么他们生来就含着金钥匙,注定过富贵的生活,而我却一贫如洗,吃不饱穿不暖?凭什么他们左手一个美女,右手一个美女,坐拥无数性资源,而我却连老婆都娶不到?

所以我要去抢劫,所以我要去强奸,我要去“替天行道”。

但是,倘若让他们交换位置,他或许就不会再这么愤怒,而且很快将这些愤怒忘掉,遑论“替天行道”了。

由此可见,他并非在真的替天行道。他是在借着“替天行道”的名义,做着“替己行道”的事情。所谓“天道”,在他那里不过成了他作恶的借口。

这些人的眼光之所及,只有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只要能保证自己过得好,哪管别人死活;倘真自己过得不好,别人也非得不死不活。

是谓自私。

夏金桂就是这样一个自私、可恨、可怜的人。薛家娶了她当儿媳妇,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2

曹雪芹写《红楼梦》,本是“为闺阁昭传”,在他笔下,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贾探春、晴雯、紫鹃、香菱……众多风情万种的青年女性,不仅仅美丽聪明,而且富有才情,是有思想有感情、行止见识不凡、有独立人格的人。

然而在第七十九回才出场的“夏金桂”这个人物,却一反常态,被塑造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河东狮”悍妇形象:

话说金桂听了,将脖项一扭,嘴唇一撇,鼻孔里哧了两声,拍着掌冷笑道:“菱角花谁闻见香来着?若说菱角香了,正经那些香花放在那里?可是不通之极!

庚辰本此处夹批:画出一个悍妇来,真真追魂摄魄之笔。“将脖项一扭,嘴唇一撇,鼻孔里哧了两声”,聊聊数笔,一个悍妇便跃然纸上。好诗如画,好文亦如此。

刚才夏金桂说话的对象是香菱,她强行要将香菱的名字改为“秋菱”。

话说金桂嫁到薛蟠家之后,为了树立自己的威信和地位,开始了一系列的夺权行动。先是辖制了呆霸王,又及至良善的薛姨妈。这还不够,又想找小姑子薛宝钗的茬。

可是,我们的机灵的宝钗怎么可能任人揉捏呢!这不是摆明了关公门前耍大刀,太岁头上想动土么:

奈何宝钗久察其不轨之心,每每随机应变,暗以言语弹压其志。金桂知其不可犯,便欲寻隙,苦得无隙可乘,倒只好曲意俯就。

夏金桂在宝钗那里讨不到好处,心里便一直有些不舒服。

直到这天,闲聊之间,听说香菱的名字竟然是薛宝钗取的。她没能力摆布人精似的薛宝钗,摆布摆布香菱,就从她的名字上做文章,暗暗敲打敲打宝钗,找点自信,也是极好的。

于是就有了上文她质问香菱的名字,从而被曹雪芹画成“悍妇”的这张素描像。

3

若论夏金桂的家境,竟跟薛蟠家一样,是在户部挂了号的皇商,只不过她家经营的是桂花生意。不仅整个京城的桂花都是她家种的,甚至就连皇宫里的桂花都是他家的,算起来跟薛家也算是门当户对。

夏金桂这还在娘家当姑娘的时候,曹雪芹称她“生得亦颇有姿色,亦颇识得几个字。若论心里的丘壑泾渭,颇步熙凤的后尘。”这样的评价,不谓不高。

而且,夏金桂的“颇有姿色”,是经得起阅女无数的贾宝玉检验的:“举止形容也不怪厉,一般是鲜花嫩柳,与众姊妹不差上下,焉得这等情性?可为奇事。”庚辰本此处夹批:别书中形容妒妇必曰“黄发黧面”,岂不可笑。曹公笔力,可见一斑。

而其胸中丘壑泾渭,又能够跟猴精儿的王熙凤比肩。单从聪明、心机来说,这个夏金桂自然不是一般人物。

那么,这样一个要钱有钱,要样子有样子,要心眼有心眼的女孩子,是如何成长为一个悍妇的呢?这就要说道她的可怜之处了。这可怜之处,也是可恨之因。

她可怜就可怜在,生在单亲家庭中。父亲死得早,寡母溺爱娇儿,从小就没教好。看看书里怎么写的:

对她娇养溺爱,不啻珍宝,凡女儿一举一动,他母亲皆百依百顺,因此未免酿成个盗跖的情性。自己尊若菩萨,他人秽如粪土;外具花柳之姿,内秉风雷之性。在家里和丫鬟们使性赌气,轻骂重打的。

就这样,好端端的一个女孩子,被养成了个极度以自我为中心的人物。

百家讲坛中曾看到一位老师调侃教育后代,颇为有趣:

当你有个儿子,你不好好教他,你就害你全家;当你有个女儿,你不好好教她,你就害别人全家;所以你跟谁有仇,很简单嘛,你就宠坏你的女儿,嫁给他的儿子。

4

薛家娶了夏金桂,可不真的是把自己全家给毁了么。可是若说夏家和薛家也没什么仇什么怨的话,其实倒也没什么。这一切,恐怕都是冥冥之中命中注定的吧。

首先,薛即是雪,在“护官符”中,已经有“丰年好大雪”来比喻薛家。而雪遇到夏,自然就要融化掉了。其次,这“夏金桂”名字也有来历:桂花本来是秋天的,而她偏偏是姓夏,一开始便失了“天时”,恐怕也是有命无运了。

——不管怎么说,在《红楼梦》中诸多的女子中,她算是最特立独行的一位:

先是妒忌香菱美艳有才,略施诡计,利用宝蟾,辖制薛蟠,害得美香菱屈受贪夫棒。连着薛家也鸡飞狗跳,不得安宁,薛姨妈和宝钗双双受气垂泪。在一段描写中,夏金桂所展示出的勾心斗角、含沙射影、旁敲侧击的功力,真的如上文所说——颇步熙凤后尘。

再是,薛蟠突然杀人闯祸,关进大牢,估计是出不来了。于是夏金桂便动了勾引小叔子薛蝌的心思,无奈薛蝌并不买账。于是便转而与自己娘家过继的兄弟夏三私通……在家里高兴了就杀鸡炸骨头下酒,肉全赏给下人吃,不高兴了就一顿海骂。

这都是后四十回续书的情节了,不是曹雪芹写的。不过,这些情节发生在夏金桂身上,也无可无不可。唯独一件事令人耿耿于怀,那便是夏金桂的死。

高鹗让她如此死法,不仅辜负了曹雪芹前面写金桂的诸多笔墨,而且更是侮辱了金桂那“步熙凤后尘”的智商和胸中丘壑。——她的死因其实是一场乌龙事件:

这天,夏金桂不知哪根筋接错了,非想要害死香菱——而此时香菱经过之前的折腾,已经患了干血之症,一来生不了孩子,二来活不太久,三来威胁不到她的地位。可偏偏高鹗就想要让她想要杀死香菱。

结果呢,夏金桂准备了两杯酒,其中一杯准备用来毒香菱。可是不知道是自己摆错了,还是宝蟾暗地里动了手脚,她就傻乎乎地自己喝掉了自己下毒的那杯酒。然后七窍流血,把自己给毒死了……

5

这样一死,读者是大快人心了,但是却便宜了夏金桂——照我说,她不该这么死。

在夏金桂一出场的时候,曹公就写到,说她曾自比嫦娥,而她的丫鬟也名叫宝蟾。蟾宫有桂,她又自比嫦娥,这里其实已经非常明显的暗示了她的结局——像蟾宫的嫦娥一样孤独地活着。

是的,这样的女人,不应该就此匆匆死去,她应该饮下独属于自己的那痛苦的杯。她应该走到自己人生中孤家寡人的地步,并在其中感受到深刻的心灵的痛苦,而不仅仅是七窍流血,一了百了。

对,自私到如此田地的人,照我说,她的命运轨迹理当如此:

先消灭丈夫,再消灭婆婆,再逼嫁小姑子,将婆婆家搞得乌烟瘴气,家破人亡。然后回到自己的娘家,同继兄夏三不明不白地好上。然后灭掉自己的亲娘。然后家中所有的钱财被夏三骗去,然后再被夏三狠心抛弃。

最后,在一个破旧的荒庙里,她借着昏黄的灯光,从救苦救难的观音那若隐若现的微笑中,回忆起自己的单亲家庭,回忆起自己的种种作为。一行浊泪留下,却永远也洗不净她心中的污秽、忏悔,和罪恶。

当然,也有人提出一个更妙的解决之道:

最省心的办法就是,让夏金桂和孙绍祖在一起,一个淫棍一个泼妇,不出三天就得大打出手。

当衣衫不整的夏金桂撒泼般的伸出脖子喊你杀你打的时候,孙绍祖立马拿起刀狠狠的剁下去。

杀完夏金桂后,心情舒畅的孙绍祖端起桌上的鸡汤一饮而尽,结果被夏金桂提前放入汤内的超量砒霜给毒的七窍流血。

至此,同归于尽,喜大奔普。

这个方案同时帮了迎春和薛蟠,一次性为他们解决掉中山狼和河东狮。可谓一石二鸟,善莫大焉

写作素材

写作素材

写作素材

写作指导

相关阅读